脱口秀观看指南:如何成为一名专业的野生"喜剧人“?

image

我们为何发笑?喜剧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幽默感到底是什么?本篇文章来自零零卷的投稿,她用思维拆解的方式,和大家理性地分享段子和喜剧,了解那些“搞笑”的人们是如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非常有趣,欢迎大家阅读。


最近,公司的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把「看线下脱口秀」提上了休闲活动备选计划中。

这几年,国内脱口秀方兴未艾,各式社交媒体官方号画风也日益奔放……「使人发笑」这件事仿佛被捧上了从未有过的高度。

  • 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能在闲聊中逗得大家嘎嘎打鸣?

  •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有趣而高级的专业「喜剧人」?

  • 喜剧文学作品、小丑的滑稽表演、情景喜剧的台词、脱口秀舞台上的段子、社交媒体中的神评论……它们是否有一套潜在的相同结构?

  • 在互联网铺天盖地的信息流里,笑点比雨点还要密集,如何从「幽默」本身来理解笑点的机巧或拙劣? ……

有人说,「笑」是最难被规训的行为。

如何理解笑话,就是如何理解什么能让我们发笑——那些生活中未被清晰表述过的荒诞、习以为常的悖论、冒犯与错位、自损与傲慢,那些语言的韵律与美感,那些我们可以换个视角看问题的方式。

01 幽默的基本条件

McGraw 博士和同事 Warren(2010)曾提出了幽默的形成机制,即良性冲突理论(Benign Violation Theory),指的是当某种情况既被认为违反常规(Violation),又不具备危害性(Benign),并且两者同步发生时,才能引发对于幽默的共鸣。

image

「违反常规」,是打破人们原有世界观,或偏离标准的事情,常常是以负面的形式被表达出来。

然而仅违反常规是不会逗人发笑的,所以在「幽默」语境下,这件事还应该是让人心理上或物理上感到安全和可接受,也就是「不具危害性的」。

随后,这两者必须同时发生才能产生使人捧腹大笑的效果。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时机、节奏、断句和临场反应在脱口秀中是如此重要。

image

以呼兰的这个段子为例,面对鬼屋 NPC,中年人的手足无措是不符合常理的;但是鬼屋的场景、在鬼屋里的那个中年人离我们又是遥远的,构不成物理和心理上的威胁;加上恰到好处的节奏、情绪和笑点摆放的位置,解释了为什么这个段子可以当场爆梗。

虽然笑完后眼泪快要掉下来。

虽然良性冲突理论是一套通用的幽默原理,在实际运用上还是会有差异,评判「好笑」的标准与人们的价值观、文化背景、语言,以及逻辑理解能力有关。

02 一个段子的结构

什么是段子?你可能会说是令人发笑的话或事。

但是将其拆解分析,上升至理性层面的认知——笑话有其固定的、与生俱来的结构。

段子 = 铺垫 + 笑点

image

  • 铺垫:引出一个为笑点做准备的故事 1,让你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产生目标预期;

  • 笑点:通过对故事 1 的再解读,揭示一个合乎情理而又预料之外的故事 2 。

以李雪琴的这个段子为例:

image

在铺垫中,我们产生的目标假设是基于大多数人接受的社会偏见、思维定势和熟悉的设定等,就像面对别人的不喜欢,我们下意识的反应都是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一旦产生了假设,就可以创作段子,这时候需要的是再解读。

「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喜欢你」,这个与铺垫信息相匹配却又意外的再解读,让观众重新审视自己的假设,产生了故事 2 。

image

我们的视角会限制我们直接体验的信息,很正常,所以我们会用假设填补这一空隙,使我们可以因自己假设之外的东西感到意外。

这大概也能说明为什么「笑」难以规训,因为这事关你的悟性、阅历、眼界、情商甚至修养——不止是制造笑的能力,也包括面对和评判笑点的能力。

自从了解到段子公式之后,我对所有段子的理解都以「铺垫+笑点」的形式重构了,甚至平时聊天、网上冲浪时遇到好笑的事,我笑完后的第一反应都是马上去解析它的铺垫和笑点。

03 「我觉得这事太傻了」

对于一名野生段子手来说,大部分创作的出发点,都是「我觉得这事太傻了」。

这意味着自己的逻辑,在那一刻,被魔幻的现实逻辑按在地上摩擦。就像一个非常强大的故事 1 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我觉得这事儿不该是这样,但大家都认为是这样,太傻了。」

大多数人接受的社会偏见、文化、广泛的定义和刻板印象就一定是正确的吗?不一定,逻辑谬误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图源:《超全防杠精指南》)

image

从段子的结构来说,当你对一件事产生负面情绪,就是对同一件事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理解,只需要把这些逻辑错误揪出来讲清楚,就会变得很好笑。

image

喜剧人就是在表达自己眼中的逻辑。

——————

如今,网络上热衷于大规模地造梗玩梗,但这些梗就像味精,带来短暂的快感之外,还有绵长的不适。被消费过度的笑料称之为「烂梗」,网友们会弃之如敝屣,马上寻找新的快乐源泉。

我们大概成为一个新的民族——「笑点游牧民族」。

但游牧得久了,带来的是更多无趣和沉重。

我认为真正高级的段子,反映出的是对生活的洞见,需要深入地观察并思考,不是对梗的跟风。

我希望能看到更多细小的、闪着光的、不足为外人道的生活被打磨过的文字精心铺排摊开,生机勃勃,充满乐趣,使人暂时想起什么东西,也使人暂时忘记一些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说幽默是对日常生活的最高解构形式,之一(是我说的。

参考资料:

GQ回顾 | 喜剧到底有什么意义?

McGraw, A. P., & Warren, C. (2010). Benign violations: making immoral behaviour funny.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8), 1141–1149.

脱口秀火了:如何成为一个有内涵的段子手? | KY趣味心理速递Vol.74

《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