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以后,我的自信都是XMind给的

image

王立刚是 XMind 六年老用户,从 2015 年开始使用 XMind 至今。现在 XMind 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从考研到走上工作岗位,XMind 深度参与了他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在这篇文章中,立刚和大家分享了他这些年的成长故事,非常有启发性,欢迎阅读。


大家好,我是王立刚,这里是山东烟台,我毕业两年了。现在的工作主要是镜头测试,同时做光路仿真相关工作。

写下这些字的时候 ,我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桌面上依旧铺满了 XMind 文件。我已经忘了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但这个习惯会一直伴随我。

image

图 1 个人桌面

其实,软件只是工具,工具的背后是思维,而思维的背后可能是一个人的目标和自我定位。从2015 年开始用 XMind 到现在,软件更新了很多版,我也更新了很多版,这都是值得认真记起的美好回忆。

下边是我希望与你分享的 4 段惊心动魄小故事。

第一次做社群:躁狂与失望

我从考研政治开始大量用 XMind 记录笔记,借助软件对“实事求是”“真理”等词汇掌握得了如指掌,后边这些思维方式也对我的影响很大。考研结束后,我把这些文件打包送给一个从不知名的朋友,两年后她发邮件跟我说自己考上了心仪的学校,后边我也时常收到别人对自己视频及公众号的感谢,这是十分美好的部分。

到了研一下学期,我上课的时候听老师讲 NGO,我在纸上写满了知识点,回头就建了思维导图QQ 群,当时的定位是要用思维导图把所有知识点做成网络。研一跟学校所有专业的同学一起上各类课,所以我觉得真的能把各专业知识点整理清楚,必定惊天动地。我就雄心壮志地发了一条说说,“这个晚上后,一切将大有不同”。我拉来自己所有的朋友、网友,甚至上政治课大作业讲完报告,会把自己的二维码贴上拉人,我定下详细的、不切实际的群规,想要大干一番。我仍然记得自己当时思考社群规划,边跑步边跟朋友解释社群的未来,脑袋特别胀。

image

图 2 政治课答辩准备

为了丰富群内容,同时方便群里的小伙伴快速入门,我做了思维导图系列视频,把XMind所有基础版内容都操作了一遍。为了有自己的做图方向,有明确的定位,给自己的做图方法命名“花树图”,这种作图方法我坚持了三年,在我研究生毕业的时候,终于推进不动了,以一篇未完成的专利遗憾收尾。

image

图 3 视频及文章规划

那时候的我浩浩荡荡,明天超过阿何,后天超过得到。后来一想,皆是“入妄”。我没认真思考用户需要什么,对自己做什么事也没有清晰的认知。所以过了三年,我的妄念坚持不下去了,QQ 群就解散了。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任何话,也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也没有考虑过相信我的那些人的失望。

作为志愿者参加培训:社会意识的迷茫与逻辑思维的开拓

我参加 XMind 组织的“思维大师”培训那几天,是一个周末。我平时七点半起床,因为培训地点离宿舍较远,培训时候我早晨六点半出发,晚上七点半左右回来。那是在冬天,培训老师拉着一个黑色行李箱匆匆赶来,中午无休,傍晚无休。我在周日下午听课的时候,实在忍不住睡着了。那时候我就知道,做培训师是一件特别累的事。

老师的口头禅我还记得,“各位,XXX”。培训的内容我也清晰记得,从发散讲到收敛,从收敛讲到十字象限,从十字象限讲到矩阵网格。参加完培训后,我开始大量使用 XMind 的矩阵功能来做图,这个思维导图应用流程也成为了我后来网课的核心。

image

图 4 用 XMind 矩阵功能做规划

那时候我 24 岁,仍然涉世未深,对社会没有太多了解。比如,学员离开的时候,我呆呆的看着他们,准备迎接他们的再见,殊不知主动说再见的应该是我。

涉世未深的还有我的做事方式,追求完美却能力不足,想要成事却韧性匮乏。

做网课:有始有终的事与虎头蛇尾的事

写公众号是因为建群后很多人都不知道思维导图是什么,怎么用。那我就讲给他们吧。我录下了七个思维导图视频,七篇复盘入门文章。这些内容,我至今都可以非常自信地分享给别人看。 后来在朋友兼老师猫妮的鼓励与“怂恿”下,做了“梁宁产品思维三十讲”的系列思维导图,借助这三十篇思维导图积累了一批信任我的朋友,于是我准备开网课。

那是研二上学期,我 25 岁,收了 4 个付费学员。我有了大纲就开始收费,在大夏天的房间里流汗录视频。因为没有提前准备文字稿,录制到一半就出错了,我又重新开始,有时候一上午都不会有任何结果。我很多次心累倒在床上准备放弃,但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继续,痛苦得死去活来。

原计划一天录制一课,三周结课,但发布第一天课程后,有学员问软件怎么下载,我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关键环节后彻底心灰意冷,准备放弃。当时,朋友美大在夜里十点半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坚持下去,不要怕犯错,改正过来即可。并且要我先给她发一遍,她检查后再上传。但那时候的我已经没有任何心力继续做下去。第二天,全部退费,败倒。

研二上学期末,我学业不成,思维导图不成,抑郁了半个月。

这是我的溃败期,我接受不了失败,接受不了不完整,当然也接受不了别人的否认。溃败期,我先被自己打败,然后各项事件溃不成军。

听完目标管理课的这几年:破破烂烂往前走

我喜欢“破破烂烂往前走”这句话,这里边包含一种接受残缺的力量,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需要忽略什么,所以即便残缺也可以继续往前走。

这几年里,依旧有当时的狂躁,依旧会虎头出发,蛇尾前行,依旧有少数人支持,多数人忽略。但我依旧去做事,去宣传自己,因为我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罗振宇老师说,出名后,很多人在网上批判我,当时我很慌,经常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现在我觉得是自己“德不配位”,就是你给社会带来的贡献还不配得上你现在的荣誉,所以别人会否认你,批判你。所以,我们要继续努力。

当年的我是生瓜一个,现在熟了一点。懂得在听课的时候,拿着笔记做敲门砖,链接老师,链接同学。非常功利,但我觉得我值得。懂得用自己的 XMind 工作模板宣传自己,非常功利,但我觉得会帮到大家。我会在每次收集需求的时候把自己做的模板拿出来,一点一点填写信息,找相关人员做校正。非常刻意,但我觉得这是最有效的方法。

image

图 5 工作任务管理

2018 年的钻石行动教会我这样一件事,“这个方法有用么?有用你为什么因为刻意,因为别人觉得功利就不用?”

现在的我,大于“功利”,大于“刻意”,大于“别人的评价”,因为我知道我想要什么。

如果再次让我开课,我会认真准备,把所有课程都录制完再招收学员;但我也不怕做出大纲就找人,因为我会修正每次错误,认真指导每个人。因为,我比我的失败更大。

我时常会思考 XMind 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它不仅陪伴我完成思维的进化,从无序思考到有序思考,从毫无目标到干脆果决,从自我怀疑到确定无疑的价值观。陪伴我一项任务从开始到复盘,到最终归档。它还是我的整个微信好友的链接渠道,我微信好友的 60% 都跟 XMind 有关,大家加我好友的时候都会跟我说“你的图做的好棒,向你学习”,我会回复他们“互相学习”。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朋友在无形中教会我特别多的东西。

image

图 6 XMind任务管理

我清晰地看到了自己这几年的蜕变,但我知道,我跟 XMind 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这个故事的长度会超出我的会员时间(100多年吧,哈哈哈),会超出我的所处地域,所在时间。

毕竟,2018 年钻石行动我有两个目标:做完 XMind 系列课程;把自己的一颗卫星挂在人类星空。第一个已经完成,而后一个的火箭染料,会慢慢填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