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ind 创始人孙方:把时间花在热爱的事情上。

身处于这个不断内卷化的社会,我们心中总是有许多问号。996 是不是不得不?对待工作应持有怎样的态度?喜欢并擅长的理想工作是否真的不存在?

是随大流把自己异化成一颗颗工业流水线上的螺丝钉,不断盘剥自己以获取那微小的竞争优势,还是始终保持清醒的认知,向不合理的工作机制说不?

和大家分享下前阵子 XMind 创始人孙方与少数派创始人老麦在的《一派·Podcast》中的深谈。关于做事态度和充分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他们进行了一番有趣的探讨,希望能给在职场中和想创业的朋友们一些启发。

image


🎧️ 点击收听


高光时刻

08:40 我们要的是人,要的是活生生的人,要的是每个人的想法。

13:00 我主要目的是为了推广思维导图,挣钱的只是其中的一个小目的。

15:50 我们的眼光从不放在装机量、日活、月活上,而是产品口碑上。

22:08 大众化产品的特点是取悦每一个人,XMind 不是大众化产品。

33:06 我希望把我的时间和精力只花在我自己热爱的东西上。

50:55 我们公司还是有一点审美洁癖的。

1:01:20 我们这个社会不需要那么多的乙方,我们需要你贡献你的想法。

01 在创业前从事什么工作,这段经历跟你后面创业有没有关系?

孙方:大学毕业后,我在大软件公司做了一年程序员。作为大学生,他可能有在大公司学习经验的想法,比如说管理经验,但实际并不是这样。我不是一个你让我做什么,我就老老实实去做的人。我会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我甚至会表达作为一个用户我不喜欢这个我喜欢另一个,所以很快就凸显出不符合公司文化。

这时我也在反思一个好的工程师到底要不要在产品方面发表自己的意见。有时我们会觉得一个企业是由无数个螺丝钉组成的,每个螺丝钉不要想太大的事,就想你自己那件事就好。但在 IT 圈这么多年,我觉得做软件不是盖房子。做软件需要每一个份子每一个螺丝钉都贡献你的想法。不是拿到一纸详详细细的需求,然后把它做出来,如果那样的话你就是乙方,对不对?但如果你是乙方,有比你还便宜还高效的乙方。团队我们要的是人,要的是活生生的人,要的是每个人的想法,包括我自己创业10多年,我非常在乎我们公司每一个人的想法。

个人的性格和他对待现在这份工作的态度很重要。有一些人他即便进到我们公司已经很晚了,我们都创业10年了,他才进来。但是他有一种创业者的心态,这种就非常好。

02 思维导图这几年越来越火,和 XMind 的发展有无关系?

孙方:思维导图这个概念在中国的火爆绝对和 XMind 有关。在 06、07 年我们进入市场时,国内有一些国有企业的高管,他们是知道思维导图的,他们有用过一两款很贵的思维导图软件。但这个东西没法推广,因为它本身很贵。实际上它是少数用户的一种玩具,他们也并不是真的用得起来。

所以我们开始创业后就有一个这样想法,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推广思维导图,挣钱只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因而在推广思维导图的过程中,只要有一个因素会阻碍你爱上思维导图,这个因素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就要把它去掉。

XMind 的绝大部分功能是免费的,只有极少部分功能付费,并且付费的功能你在 80% 的时间是根本碰不到的。这意味着我们的开发人员绝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在开发免费功能上。

我很难和你解释思维导图的作用是什么,比如我刚才说的那些头部企业的头部领导者们,他们也很难跟别人解释清楚这个软件这么贵是干嘛的。但当你去尝试用的时候,你可能就会爱上它。于是就会出现在一个办公室里面当一个人开始用 XMind,他就会鼓励其他人用的情况。

这种口口相传对我们非常重要,它反过来会激励我们自己,让我们的眼光不放在那些数据上。什么装机量、日活、月活这些数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产品好,好到一个人会推荐给他身边的人。

03 大众化产品的特点还是取悦每一个人,但 XMind 不是。

孙方:互联网产品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利用互联网,互联网是一个你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但对方可以来你这里买东西,可以用你的产品的地方,这和你在大街上开一个店是不一样的。例如你在海岸城开一家服装店,在你门口来来回回的是固定的人群,基本上你要做的就是取悦这一部分固定的人群,但互联网产品恰恰相反。

我经常说国内的创业者们,尤其是大学刚毕业一两年想出来创业的年轻人,很多时候你看到的比如马云或者是腾讯或者扎克伯格的产品是大众化产品,大众化产品的特点还是取悦每一个人。他在产品设计的时候,他在产品定位的时候,他尽量符合各类不同人群的想法。

但 XMind 不是大众化产品。我只做我爱用的东西,你爱来不来。听起来好像有点态度不端正,但其实不是这样。我是在利用互联网优势。我们有很多用户来自你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国家,可能连高速公路都没有,但他们用 XMind。反而是你没有办法把你的产品卖给隔壁老王,但你可以卖到地球的另一边。

这个特点非常有意思。越是竞争性很强的领域和产品,越需要众多的产品当中脱颖而出。而越是小众的产品,非主流的产品,你就越要做好你自己。做好你自己,你才能找到跟你一样类型的人。

而跟你一样类型的人,你用别的方法根本找不到他,你用人工智能的关键词索引,人工智能靶向定位等各种方法都筛不到。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产品做得有个性,做得自己特别爱,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然后在地球另一边有一群人,他发现这个东西跟别人真不一样,并爱得死去活来,这样就 ok 了。

04 有很多创业的团队开始做的很好,后来很快就销声匿迹了,但为什么 XMind 一直都活得很好?

孙方: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用户大量的涌进来的时候,后面的用户和前面的用户是有一些差别的。

前面的用户是铁杆粉,是有追求的,他用一个他不满意的产品,他都觉得是侮辱他自己的智商。所以前面一部分用户是有追求的用户,而后面当 XMind 开始有一定名气的时候,很多用户就涌进来了。

这些用户会提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需求,这些需求反而是普通的需求。因为他不太会用其他的生产力工具,于是他就想让你生产力工具做成大而全。这是我特别害怕我们公司进入的一个现象,在第一个阶段,用户对我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进入第二个阶段,你就开始要想是不是取悦这些用户是你真正的想法。

一个讲乔布斯的电影《硅谷传奇》里面有一句话说,“我们的工作就是每天打开很多扇门,打开了错误的门,错误的东西就会涌进来。”我觉得这句话特别有道理。

对于我们这些小众产品,我们并不希望我们的公司做大,我们并不希望 IPO。我希望我们不要把心思花在那些华而不实的事情上。不管是一个功能,还是公司如何运作,我希望把我的时间和精力只花在我自己热爱的东西上。如果我不热爱,那么我再去做那个东西,我就真是为了钱,我就如同行尸走肉了,对不对?

我要做我自己觉得很开心很喜欢的事情,然后从固定比例的用户身上获得一部分财富。我们分析很多失败的团队或者在第二个阶段失败的团队或失败的产品,往往是因为他们没有守住原来的想法,转向于把这个产品变成一个大众化的产品。

05 XMind 这么多年只做一个产品到底在打磨哪些东西?

孙方:首先我们的产品最初只有桌面版,是用 Java 写的。但技术在迭代,为了实现跨平台,我们另起炉灶用新技术又全部重做了一遍。现在 XMind 有桌面端、 iOS 端、安卓端和网页端,这些都需要花时间。

另外现在你可能会看到很多产品,比如说印象笔记和石墨文档也有思维导图。但是你比较一下就会发现他们要不就是限制级数,要不就是功能极简单,要不然就是界面太丑。要做这样一个产品其实不花时间,但 XMind 是全功能的产品。绘图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基本上来说你每添加一个功能,这个功能就要和之前已存在的所有功能都要交涉一遍,所以越到后面越复杂。

另一个花时间的原因是我们公司还是有一点审美洁癖的,用户的界面体验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有带有自己品牌特色的字体,在细节的打磨上确实非常极致。

06 你在公司里面扮演的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孙方:在创业的这十几年当中,我在公司主要是营造一种氛围,就是任何人都不能成为卡住流程的人。比如说在一些产品的设计和一些大的方向上面,他们也会向我汇报。但是假如没找到我,他们是可以自己自己往下走的,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而卡住。

第二是我尽量避免以一种领导者决定性的口吻去说话,在我们公司经常出现走出会议室大家决定不照我说的去做的情况。这是一个互相尊重的过程,我非常鼓励年轻人表达自己。在中学和大学的环境下,没什么人去鼓励他们表达自己,更多的是要让他们塑造成一个样子。社会不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差异性,不重视他们的表达,然后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轮到他来表达了,也不知道未来的世界是需要他表达的。

每一个人就想着说我的最好是你交给我事情你就别管了,我把门一关,把东西做好了,然后交给你,我刚才说了这叫乙方。我们这个社会不需要那么多乙方,我们需要你贡献你的想法。哪怕此时此刻你的想法还带有一分幼稚,这没有关系,因为你一定会成熟,但是你如果不贡献想法,你就无法成熟起来。

所以我在公司里面有一大部分时间是聊天者的角色,我希望能够和不同的人聊天,勾起你的想法。我希望能聊些别的,我希望能聊疫情,聊美国大选,聊苹果的新产品。不是聊 XMind,而是聊别人家的产品。因为当你贡献了想法,又鼓励年轻人贡献的想法,然后你们的想法就会逐渐统一。

我们并不是要单独找一个时空去交流,而就是要有一种交流的状态,要有一种交流的心。如果我们的心是敞开的,我们就可以用喝咖啡的时间,用喝水的时间来交流。

07 一个彩蛋:在未来 XMind 团队有没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东西带给大家?

孙方:很多年前 XMind 就有一个功能叫做 Presentation,演示功能。就是把思维导图像幻灯片一样放映,但又不是幻灯片,是有序列的展示。之前这个功能我们做得不够好,希望这次能给大家一点惊喜。

之前 XMind 创始人孙方在路透社的采访中说到:

如果你需要员工的创造力,而不是体力。你就必须按时放员工回家,让他们看电影,约会,泡书店,旅行,休息,运动,早睡早起,在家带小孩。我们的员工都有个人的爱好,例如画画,玩音乐。我们也鼓励他们丰富下班后的生活,甚至花额外的时间做个人的项目。

XMind 也一直是贯彻零加班(965)的政策,我们更看重的是每个人的创造力,而不是体力。作为一个效率工具生产商,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借助这个工具最大化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激发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个人所长,去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不断压榨时间、消磨自己。

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能认真思考如何提高上班效率,争取能在八小时外过出精彩丰富的生活。